韩敬伟
韩敬伟个人官网: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01浅议从众与从己

从众与从己是思维活动的两面。从众的思维活动源于主体外部的非我动机,比较关心社会评价、外界的承认、奖赏及需求等。从己的思维活动则是一种主体的内求动机,比较关心个性、品格、气质和自身存在价值的追求与表达。就学习和谋生而言,从众有积极作用;就艺术创造和形成个人风貌而言,非从己不可。

02和而不同 文/冯远

党的十八大提出“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的战略布署,为我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确立了明确的发展方向。每一个具有使命感的当代艺术家,都应该自觉地将个人的艺术创作实践与中华民族的文化建设紧密联系起来,以不懈的努力积极参与建构和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创新发展。

03​和而不同 文/刘曦林

他们既非老乡,亦非校友,天南地北地仿佛是一条轴线上的坐标,既有这个时代共有的印记和特点,又显示出些地域、个性的差异和分道扬镳的独立性

04四家样 文/张敢

如果一定要为当代艺术 赋予某种特征的话,最恰当的莫过于“多元主义”,今天的中国画同样如此。在中国美术史上,尽管某个特定时期的艺术家风格差异明显,比如“元四家”、“明四家”、“清初四僧”等,但与今日中国画坛纷繁的面貌相比,其区别就显得不甚显著了。

05笔墨与形式——戴顺智、韩敬伟、范扬、袁武水墨画联展简评

20世纪初,随着中国社会形态向现代转型,画家们也开始探讨中国画的现代形式,出现了国画改良、美术革命、中西结合等现代美术思潮,几代画家进行了中国画现代形式的探索。虽然康有为于1917年著文呼吁复兴宋代院体画,以晋唐工笔为画坛宗风,以文人写意画为别派,但近一百年过去了,文人水墨画仍是20世纪以来的中国画的主要表现形式,齐白石、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傅抱石、张仃,以及运用中西结合方法进行国画创作的徐悲鸿、林风眠、李可染、吴冠中,全部是水墨画家,这些20世纪中国画的大师们没有一人是专画工笔院画的。这说明

06传统的创新——戴顺智、范扬、韩敬伟、袁武四教授点评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戴顺智(1952-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原教授范扬(1955-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韩敬伟(1957- )、解放军艺术学院原教授袁武(1959- ),这“50后”的四教授主要从事中国画教学与创作,涉猎人物、山水、花鸟、畜兽等画科。尽管四教授的绘画风格差异很大,但根据张璪提出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中国传统艺术原理判断,他们的绘画都传承了中国传统艺术的文脉,同时按照我设定的“强化个性,简化形式”的现代艺术标准衡量,他们的绘画也具有现代艺术的特征,因此成为中国画从传统形态向现代形

07当代中国画的个性化建构

范扬、袁武、韩敬伟、戴顺智都是当代中国画坛很有成就和影响力的画家。他们的人生与艺术历程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均出生于1950年代,经历过新中国美术风云变幻的发展演变过程;他们都是在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之后,进入美术院校,接受了扎实的造型基本功训练;他们都是在1980年代到20世纪末在中国画坛脱颖而出;新世纪以来,他们又以各自独特的画风在全国产生重要影响……但他们的审美追求、艺术取向、创作路径、语言结构各不相同,各自都具有自己鲜明而独特的艺术风格,这又成为他们共同的品格……

08笔墨意境四人谭 文/郑工

不是说天下只有范扬的画才说得上是用笔的典范,但范扬的用笔确实可称得上是当代中国画坛“一枝独秀”。因为其有个性,有力度,能在别人难以企及的地方用轻松而快乐的方式画过去,达到一种丰富而无法言说也难以指喻的程度,即明于法之中,超乎法之外,显其功力,和其天趣。

09体道图真 笔补造化

中国画进入20世纪后,在变革中发展,在探索中跨入现代,变革与探索成为现代中国画创作的内驱力。20世纪初,陈独秀、康有为、徐悲鸿呼吁美术革命和国画改良,力主用欧洲的写实主义方法来改造中国画。林风眠、高剑父亦主张中西结合,陈师曾等人坚守文人画的学统,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则从中国画传统中开创现代性之路。50年代至70年代的三十年中,现实主义成为国家意识形态倡导的创作方法,徐悲鸿、蒋兆和用西方素描造型来改造水墨人物画的新方法,成为中国画人物画创作的主导。

10抉择与探索—韩敬伟的艺术道路 孟佐民

在东方这块神秘的充满了梦幻的大地上,在明亮的太阳和广阔蓝天的笼罩下,有一条大河,名曰黄河。她日夜不息的奔流,她独有的色泽和低低的压进胸膛的永恒的流动声,千古未绝,那是一种在生命诞生之前就拥有的亘古不变的声音,那是一种隐藏着东方灵性所有秘密的自在而又自信的流动。她从神秘的高原之巅,一泻千里流进大海,流进那片独有的蓝色,将生命幻化成更加深远的无极。

共 22 条 123